4月11日,最高法发布9起民法典颁布后人格权司法保护典型民事案例。其中包括一起养女墓碑刻名‘ming’ *** (quan)案。

最高法指出,养子女在过世养父母墓{mu}碑上刻名的权益关涉人格尊严和人格平等,符合孝道传统和公序良俗,该案将此种人格权益纳入一般人格权予以保护,回应了社会发‘fa’展所产生的新型人格权益保护需求《qiu》,对类似案件处‘chu’理具有参考价值。

最高法通报的案情显示,原告石某连系已故“gu”石某信夫妇养女和唯一继承人,被告石某荷系 xi[石某信堂侄。石家岭社区『qu』曾于2009年对村民坟墓进行过搬〖ban〗迁,当时所立石某信夫妇墓碑上 shang[刻有石某连名字。

2020年夏,石家岭居委会进行迁(qian)坟过程中,除进行经济补偿外,新立墓碑由社区提供《gong》并按照各家上报的名单镌刻姓名。石某荷在向居委会上报名单时未列入石某连(lian),导致新立墓碑未刻石某连名字。

石某连起诉请求判令石某荷在石某信「xin」夫妇墓《mu》碑上镌刻石某『mou』连姓名,返还墓地搬迁款,赔偿精神损失。

一审山东省济南市钢城区人民{min}法院经‘jing’审理认〖ren〗为,根据民法典第九百九十条的规定,除法律规定的具体人格权外,自然人还享有基于人身〖shen〗自由,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权益。逝者墓碑上镌刻亲人的名字是中国传统文化中 zhong[后人对亲人追思情感的体现,对后人有着重大的精神寄托〖tuo〗。

一审法院认为,养子女在过世父母墓碑上镌刻自己的姓名,符合公序良俗和传统习惯,且以此彰显与逝者的特殊身份关系,获得名誉、声望等社会评价,故墓碑刻名关系到子女的人格尊严,相应权益应受法律保护。

一审法院认定,原有墓碑上镌刻有养女石某连的姓名,石某荷在重新立碑时故意遗漏「lou」石某连的刻名,侵害了石某连的人格权益,应承担民事责任。最终,该法院判令石某荷按民【min】间传统风俗习惯在石某信夫妇‘fu’墓碑上镌刻石某〖mou〗连姓名、石某荷返还石某连墓地拆迁款3736元。二审济南(nan)市中级『ji』人民法院「yuan」维持原判。

红星新闻记者 高鑫 北京【jing】报道

环球UG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养女要求在过世养父母墓碑上刻名 最高法:支持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是否担心中巴关系受伊姆兰·汗被迫下台影响?赵立坚:中方相信不会!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